小白兔白不白

最近身边的推理迷变得好像越来越多,起初作为潜伏很久的资深推理小说爱好者的我,遇到这么多同好,真是兴奋得不要不要的。但一聊起来喜欢的作品,就知道没啥可聊的了,系列侦探只知道柯南,推理作家只知道东野圭吾的就不要再炫耀自己多迷恋推理了好吗?
说实话,我也不是很明白东野圭吾这位作者为什么会在中国这么红,但我想吐槽的不是他,而是我因为觉得微信猫眼电影上的评分评价不错,去看的《解忧杂货店》!
是我傻呀,怎么就相信了评论说的‘节奏缓慢而温暖’,‘镜头间充满了希望’?这拍的是啥呀?解了谁的忧?温了哪门子暖?居然还有说结构紧凑的!真希望编瞎话的人带点儿脑子!你说王俊凯演技有进步,说热巴颜值在线,说董子健、成龙谁谁谁吧啦吧啦的都能说出道理来,就不要再强行夸结构了!
《解忧杂货店》本来就是一本儿写得挺水的鸡汤小说,让人一改一拍,更水了。
剧情推进生硬得要死,剧里的人互相说点儿实话不行吗?张默的父母落跑的时候,就不能和孩子简单说说情况的危急?张默那么小的孩子从父母身边跑掉之后,对父母就一点想念都没有?孤儿院到底是搬迁还是拆毁,作为院长就不能和孩子们透个信儿?孤儿院的孩子们都上不上学,怎么天天在院子里跑,长大了就都功成名就了?
鲜肉小花大ip,这一手好棋,咋就让这导演拍得稀碎稀碎的呢?

真想知道那些网络马甲的背后躲藏的都是些个什么样的皮囊。在实名的社交软件上经营光鲜亮丽的自己,每天岁月静好,春暖花开。却又在没人认识的马甲背后,暗搓搓的吐露污言秽语,肆意地攻击别人。
说软件是私人空间,任何一个人不受任何阻碍都有权利到达的地方,不论那多偏远,都是公共场合,公开网络哪有什么私人地方?真的不想让其他人看到的事情,大概都埋在马甲背后肮脏的心里吧。
用哗众取宠的方式去博取关注,对拜服自己的人敞开大门,尽力去感受那一丝丝站在人群中央的快感。一旦遭到自己恶毒言语的反噬,却又打着滚的极力辩解,道德制高点上的人太多了,是不是怕被挤下来?
说了就是说了,做了就是做了,能为自己幼稚的言行坦坦荡荡的道歉,也算是个堂堂正正的人。但为了那薄薄的面子,先尽力抠字眼去为自己辩解,然后再道歉,这种歉意里的真诚,可惜耳拙,真的听不清楚。